无事劳作 一无所获
东张西望 一无所长
四体不勤 五谷不分
文不能测字 武不能防身







图虫 http://tuchong.com/53895/
新浪微博 http://weibo.com/1306089785/profile/
 

片刻的激情与英雄

文字转载于人人网友 张莫非

附上作者人人和LOFTER网址

人人  http://www.renren.com/277671385/profile

lofter  http://moffee.lofter.com

     分割线

        ------------------------------------------------------------------------

     英雄,这个命题似乎有点太大了,来谈谈我心中的英雄们吧,他们被我统称为,有意思的人。

    13年8月,拉萨开往日喀则的越野车上,认识了一位从面容上被我称为大姐的女子。大姐让我叫她秀姐,来自北京,旁边坐着的时一路都沉默寡言的丈夫。秀姐一路很high,我无意间装逼聊起摇滚乐的时候,秀姐像孩子一样兴奋的跳了起来,吓坏了我们可爱的藏族司机师傅。我接触国内摇滚乐大约是在12年9月,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倒也没听太多的歌。为了显示逼格是多么的高,我搜肠刮肚说出一些譬如痛仰,反光镜,脑浊之类的专业摇滚人士早已嗤之以鼻的乐队。秀姐听后更加兴奋,和我侃侃而谈她是多么地迷恋那些LIVEHOUSE和音乐节现场。滔滔不绝间,我一直在好奇他丈夫的变化。似乎稍稍有那么些不愉快和压抑,说不出的感觉,不知为何。

    秀姐说,她听得也不是很多,能否给她介绍一些别的好听的摇滚。我随手拿起身边的IPAD翻了翻,给秀姐介绍了万能青年旅店。那个时候他们为数不多的几首歌几乎是单曲循环般在我脑子里面。熟悉万能青年旅店的人一定知道他们除了主场董二千独特的嗓音之外还有一个辨识度极高的特色,就是小号的加入。记得给秀姐放的第一首歌就是他们的《秦皇岛》。当时找不到耳机,只能外放,车子行驶在定日珠峰大本营之前的那3个小时的搓板路之上。小号想起的时候,请允许我按一下暂停键好来还原一下当时的场景——一辆25万公里数15年前的丰田5500越野车,四个来自不同地方今早才在拉萨认识的朋友们,前景是通往珠峰的遍地是玛尼堆的搓板路,背景定格在落日时分苍凉的大地——时间继续流转。我看见秀姐伸出右手,冲着珠峰的方向,做了一个摇滚不死的手势。在那一瞬间,在5000米的高原之上,没有做作,没有装逼。她所感动的或许是那种久违的旋律,或许是冲锋号角般的小号。而我所感动的,是一个在已经可以做我母亲的年纪的躯干里面,那些个莫名的不妥协。我从未有想过40多岁的女人可以用如同摇滚POGO现场般的激情和我谈论起她的生活,她的现状,她对摇滚的热爱。

    晚上我们一个车队12个人挤在5200米高的珠峰大本营。帐篷里严重的缺氧,已经远远超过低温和高反给我带来的痛苦,没隔10分钟就要呼吸一口纯氧让我痛不欲生。穿好衣服走出帐篷,呼吸到的时新鲜但稀薄的空气,至少比窒息的帐篷里好过很多。摸黑上完厕所回来,看见秀姐正坐在门口的石头上抽烟。在那个根本没有睡意的夜晚,我听秀姐聊了很多。她有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女儿在读大学。秀姐此行和她丈夫一起出来,是为了完成年轻时候的梦。丈夫是个看上去块头很大的汉子,一路不多言语是由于高反严重,体力透支。我问她为何一定要拉着丈夫一起来珠峰,她说,她想让她爱着的人一起陪她经历她未完成的心愿,这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后半夜无话,静静地等待珠峰日出。下了一夜小雨,看日出未果,作罢。

    第二天一早就出发回日喀则。秀姐的丈夫由于长时间高反脸色很难看,需要去医院输液。被抬出越野车的瞬间,我看见他拉着秀姐的手,眼睛里有一些我看得懂的东西。那是一种相濡以沫的陪伴,是一种可以用生命托付的行走。后来在拉萨仓姑寺茶馆分离的时候,我和秀姐约好有空一定去北京一道去LIVEHOUSE现场激情一把。

     行走带给了我太多,我或许应该重新去认识这些在路上的朋友们。

     故事讲完了,秀姐的故事有些平淡,原谅我很久不写东西语言的匮乏。但说起“英雄”,我又却最先想到向秀姐这样在路上的人。这是一群我在我的城市所不曾接触到的人,他们中的许多为了家庭为了事业过度操劳抑或人到中年碌碌无为。他们中的大多数生活的还不错。少部分人选择了不一样的生活,小隐隐于野,在丽江,在大理,在拉萨,我见过许许多多如这般有意思的人。但我们终究是一群俗人,不能置身于尘世之外。就如同生活在北京在外企做中层管理的秀姐一样,生活依旧是按部就班。

    但总有那么些日子里,我们可以暂时抛弃所拥有的一切,我们不必不妥协直到变老,我们只需要片刻的激情。而这些个短暂的激情,或多或少能激起心中深埋已久的种子,让你看到自己除了原本的生活之外还存在着其他生活方式。

    我从来不是一个理想主义精神主义者,我是最现实的金牛座,但我愿意接触我生活之外这些个让我感动的瞬间,就如同半年多前那些个和秀姐谈起摇滚的日子。

    我们没必要指点别人的生活,但我们自己,或许可以活的不一样些。

    不向生活妥协的那些人们,哪怕只是短暂的。他们,就是英雄。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4)
 
上一篇
下一篇
© 凌骏_Ech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