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事劳作 一无所获
东张西望 一无所长
四体不勤 五谷不分
文不能测字 武不能防身







图虫 http://tuchong.com/53895/
新浪微博 http://weibo.com/1306089785/profile/
 

<最极致才够浪漫>

刚在穷游网上申请了美国东部旅行1w+的资金赞助,如果成功,准备土耳其回来就把美国提上日程。

有没有赞助什么的对我能否完成行程还是很关键的。。这几年我学到的一个很重要的事就是 钱很重要 非常重要 非常非常重要。

没钱你和我谈梦想?

躺床上做梦环湖世界去把骚年。

旧微博被封了 新微博 凌骏Echo



文艺是什么。

19岁还在把张悬奉为女神,看着安妮宝贝的莲花,躺在床上做梦都梦到进墨脱的年纪里,我骄傲的认为文艺是一种生活态度。

再后来听着重金属扛着二十斤的器材独自来到色达,受着高反的侵袭每天吃不下饭,靠着止痛药止住无比剧烈的头疼,背着器材一个人顶着夜晚零下25度的山头,和野狗大战一番,哆嗦着拍下星空,再从黑夜的雪地里连滚带爬下山回到住宿,再吐一顿,埋头吃片止痛药,睡去准备第二天早期继续拍摄日出。我相信这也是一种文艺。

 自我介绍一下,我今年25岁,从小生活在厦门,后来来到南京念书,现在是南京某高校药物化学专业一名研究生二年级的学生,每天呆实验室,工作时间是早上8点半到晚上10点,一周六天。10年接触旅行,11年接触摄影,现在是华盖创意和加图意美图片社签约摄影师,在学校办过自己的个人旅行摄影展,独自拍摄完成学校首套延时摄影宣传片,不少国内杂志有过供稿供图合作。 

明年毕业,这个专业就读了7年了,还是准备转行。

第一次出行在大二的暑假,那时候刚刚买了第一台单反D90,还没弄懂什么是摄影。

那是2011年,在骑行西藏还没有烂大街的时候。

我召集了两个小伙伴准备一起骑车去拉萨。由于是第一次长途出行,在好不容易说服家里了以后,断断续续准备了4个月。说来可笑,由于极端的文艺主义思维影响,后来我发现原本组织的队伍慢慢扩散到有8,9个人,我开始产生了犹豫。从小对不起国家的教育,对集体主义思想表示反感。我认为有些事情是必须一个人完成的,人多一起出发固然是最保险的,但是意义在什么地方。你感到心里有个保障了,你不用去受到孤独可能存在危险的心理考验,你认为路上害怕寂寞了有人和你说话,你认为出了什么事情还有队友,你认为什么东西没准备足没事,队友们统筹一下都有的。你出去玩一圈回来,吹个牛逼说我们骑车去拉萨。

意义在哪里。

你到底得到了什么,学到了什么。

没有心灵目的的旅途不过就是玩,谁也别把一般的旅途想得多么伟大,本质上,它就是玩。

那么什么才是我真正说要追寻的。

救赎,我想到了这个矫情又可笑的字眼,但当时的我的确就是如此,由于是第一次出行就选择了骑行西藏,虽然心里当时十分的担心与害怕,但我坚信只有一个人去面对这些恐惧,才能得到成长和历练,才是有意义的旅途。最后我还是放了队友们的鸽子,提前一个星期一个人先走了。

我现在非常庆幸当时的决定,一个月里,独自穿越沙漠,草原,在7月大雪纷飞的可可西里冻到双手双脚毫无知觉,晚上8点在狂风暴雨里一个人顶着恐惧拼命的赶向下一个住宿点,因为我知道天黑以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然而这个决定改变了后来的我,很多旅程的困难都在出发前,当你真正上路了,你才会发现,最难的事情你已经解决了。

再后来,就开始了独自的摄影旅行之路。

从2011骑行青藏,开始接触摄影到现在,在不耽误学业的情况下,独自走遍拍摄了祖国大江南北。五一逃课直奔甘南,赶上朗木最后一季大雪。

冬季的霞浦,独自站在海边的岩石上,望向海角天涯

福建土楼的盛大日落和云水谣

4月的青岛,休闲的海滨小镇并没让我舒缓下来,凌晨4,5点起床追逐日出的光线,已然是我旅行的常态。

5月份的洛阳,开封与平遥。一路边走边看,拍摄古镇人民的日常。

去年在家过了一个年后,趁着开学前最后的时间,一个人又告别父母匆忙赶往川西。见证了色达震撼人心的天葬(这个图片就不放了。。。)也第一次遭受到前所未有的高反侵袭,头疼得每天至少4片止痛药才能维持

正常拍摄活动。

但我仍旧是幸运的,在日落的冬季佛国,遇见了这样一片祥云。

午后的色达,震撼人心的信仰。

秋末的坝上是一次承诺之旅,和女朋友刚交往的时候便答应她要带她去看一次银河。在第二年的秋季,带她一路北上,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徒步潜入漆黑的草原深处,遇到的梦幻银河,架着脚架拍下合照。然后一切美好的事物都会有尽头,其中曲折,不必再多说。

2月份的 香港,赶在天黑前一路狂奔排队来到平顶山顶。 


为了拍摄中国最后一批驯鹿民族鄂温克族的原始丛林生活,从云南斜跨整个中国来到内蒙。终于如愿在根河深处的原始森林里,见到了最后的驯鹿人和他们的精灵。


七月份的云南,在飞来寺一整天在天台没有离开的守候,仍旧没有看到梅里山脉露出云层。尽管当地的人告诉我,雨季来临的季节,日照金山是不可能出现的,已经两个多月日出时分都是乌云密布。然而我依旧坚定着信念,隔天继续凌晨起身等候。当第一缕阳光升起,笼罩在山峰的云雾奇迹般散开,卡瓦格博,多少年来的心之所向,在那一刻第一次露出了它的真面目。阳光洒在山尖,一切就像一场伟大的清晨盛宴,那一刻,我似乎真切的看到了神的模样。


当天又继续背着20多斤的器材徒步雨崩,半路膝伤复发整条左腿不能弯曲,拖着右腿带上护膝,强忍着疼痛继续徒步拍摄。上天不负有心人,在雨崩的三天,神迹般的集齐了雨崩村的雨后彩虹,日照金山以及星月同辉三项盛景。

去年8月份一个人来到大兴安岭,从漠河出发一路南行,一直来到内蒙。童话王国恩和民族乡,中国与俄罗斯的边境线。遇见了最美银河和雨后的双彩虹,天堂之门

边境小镇临江交通不发达,自己一个人又没钱包车,下午便从恩和小镇独自出发路边拦车,一路搭了3辆车,运货的大卡车和小皮卡,还有热心的自驾游夫妇,终于赶到目的地。没有休息便再次背起行囊,独自一人在边境线上的秋收麦田边暴走20公里,只为赶上最美的日落麦田。拍摄完毕后又继续登上山头拍摄国境线星空,没带干粮一直到凌晨才回去差点饿晕。。。

直到今年参加学校与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学术交流会议来到新加坡,每天一到晚上五点便偷偷从学术会场溜走赶着日落前一路飞奔到各个拍摄地点拍摄。

有朋友和我说,摄影是件愉快的事情,不要搞得那么累有压力。

每次在旅途中都把自己搞得精疲力竭,除了下雨天从来没有在日出后醒来,也从来没在午夜前休息,三餐有一顿没一顿,但对我来说,这就是一件愉快的事情。这就是旅途与摄影,不断超越自己身体的极限,思维的极限,超越固定的思维模式与旅途模式,去追求自己内心所渴望的极致,这是我对于旅行和摄影的全部理解。

而这几年,我还学到的另外一个事情,就是等待。等待永远不会太迟,想要去的地方不要急于一时,放在心里,终将会抵达。

8月份继续一个人去土耳其,这个月月初听到土耳其反华事件,家里也再三打电话希望我放弃行程,我仔细思考了一下,还是决定按照计划进行。行程定好了,无论怎么样,都要出发,有些事情现在不完成,以后也不会再想去做了。

我只是一个家境过得去没收入的穷学生,从火车站票慢慢开始自己的旅途,一直到现在,从来没有想过放弃旅途,去按部就班的听着长辈的教育,学习所谓好好毕业乖乖上班踏实养家活口的所谓成熟。我希望能一直坚信自己内心的信念,这才是我的生活。


所以我很喜欢能得到这次的旅途。


哦,对了,这篇文章的题目不是我的原句,是我认识的一个我觉得很有才的摄影师朋友的一句话。他不拍风光,是忠实的人文肖像爱好者。

最极致才够浪漫。

这句话真他妈太有才了。

其他小清新文艺观可以退下了。

最后上一张在色达受高反和低温侵袭丑到爆的自拍,在色达遇到一位环游世界8年,中文说的比我还好的法国人。在色达除了拍摄,还花了很多时间专门和他聊天,从他身上,我又学会了很多。关于和他的故事,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单独和我聊聊~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10点多刚做完实验从实验室回到宿舍,有点赶。但句句肺腑

以上文章如果有错别字 还请见谅。



全文链接
 
 
 
评论(20)
 
 
热度(116)
 
上一篇
下一篇
© 凌骏_Echo|Powered by LOFTER